聯係我們


行業資訊

[PLASTIC CHINA]觸目驚心:中國已成全世界的垃圾填埋場

作者: 來源:轉載環境工程訂閱號 日期:2016-12-19 08:56:19 人氣:675

     當你早晨起床拿起塑料牙刷,從塑料的牙膏管中擠出牙膏洗漱,然後到公司拿起塑料水杯,從塑料飲水機接水,晚上回家拆開各種塑料包裝的零食,喝著塑料瓶裝飲料時:

你一定想不到,自己被塑料包圍的生活,早已遍布危險。

      危險來自這些塑料的根源。很多國產塑料產品追根到底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廢舊垃圾,被中國垃圾場集中收購後,合法或者非法進入中國。

      僅在北京五環、六環之間,上萬平米規模的垃圾場已經數不勝數。有位名叫王久良的攝影師曾走訪了這些垃圾場,並在穀歌地圖上用黃色標示出垃圾場的位置。於是有了下麵這幅「垃圾圍城」的壯觀畫麵。


       人們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冒著生命危險在享用塑料垃圾,更不知道有人靠垃圾加工月入百萬。

       早在今年4月,就曾有一條「醫療廢品被做成餐具」的新聞——

       一個靠撿易拉罐月入2000塊的流浪漢,改做醫療垃圾生意後,日收入直接邁過萬元大關,輕鬆超越一線城市白領:




      輸液瓶、輸液管、一次性注射器...沾滿細菌和病毒的醫療垃圾永遠最危險,正是這些東西經過極為簡單的處理後被回收——

      成為我們手中的奶茶杯、礦泉水瓶、桶裝方便麵,和一次性餐具。

       將這一切暴露在我們麵前的,是一部追蹤拍攝3年完成的紀錄片「PLASTIC CHINA -塑料王國」。在剛剛舉行的世界最大紀錄片電影節「阿姆斯特丹紀錄片電影節」中,這部片子拿下新人單元評委會大獎。




      電影一開始便是小山一般的垃圾堆,這是一家位於美國的生態中心垃圾回收部。

     卡車的工作,就是將垃圾送進流水線:


      麵對裝滿垃圾的流水線,隻有兩位工人漫不經心的挑挑揀揀。

      他們的任務,是挑出值得回收利用的廢品:




       垃圾中的廢棄塑料被挑選出來之後,直接打包裝箱運往中國。

      「為什麼要送到中國?」

      「因為中國市場實在太誘人了,中國的買主能出別人兩倍以上的價錢。」


      老外相信,中國人一定有最好的垃圾回收技術,所以才敢出這麼高價錢。

      自2000年至2011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垃圾廢品交易額從最初的7.4億美元飆升到115.4億美元。

      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貿易總額有1240億美元,其中11.1%竟然來自垃圾進口。


      然而,美國隻是中國垃圾進口源之一,中國已經成為全世界的垃圾填埋場。

      遺憾的是,這些垃圾離開港口後,大多數不會被送到技術發達的中國垃圾回收站——它們的終點,其實是東南沿海的小鄉鎮。


      從東北到華北、從華東到華南,整個沿海地區幾乎每個省份都有廢塑料產區。

      洋垃圾在這裏被分揀回收處理,作為工業材料流入全國大大小小的加工廠。


      垃圾的分揀過程中,根本沒有任何機械,更不用提專業的流水線。

      人們的工具隻有一種:手。


      汽車車輪、舊零件、包裝袋、汽水瓶隻是垃圾堆裏的常客,用過的衛生巾、吸到一半的毒品、帶有血跡的針頭才是這裏的特色產品。

      分揀工的手指經常被紮破,傷口中毒是最常見的事。

      還有老太太不懂外文,打開一個裝著氫氟酸的瓶子,指關節直接被燒壞。



       經過村民的徒手分揀後,毫無利用價值的垃圾都被扔到路邊,層層疊疊堆起一個小土坡:




       最終,這些垃圾會被當場焚燒,濃煙籠罩整個小鎮:



      清洗塑料需要大量的廢水,一家加工廠每小時可以抽取50噸地下水,約等於238人的每日生活用水量。

      而這些含有病菌的廢水會被直接排入河中,相隔一裏就能聞到濃烈的惡臭:


      但小鎮居民對此習以為常,用他們的話講:聞得太多,已經分辨不出什麼味道。

      小孩子在被汙染的河水中捕到一條魚,他們很高興,這會是今晚一道豐盛的晚餐:



      蘸著汙水池裏的髒水洗頭,已經成為這位女孩的日常:


      因為無人看管,年幼的孩子也被帶進垃圾堆,任憑臉上爬滿蒼蠅:


      稍大一點的孩子則處於野生放養的狀態,沒有玩具,廢棄的醫用手套被他們拿來當氣球:


      從垃圾堆挖出來的一次性注射器,灌上水就能成為噴水槍。

      不懂事的小孩,甚至直接將未消毒的注射器塞進嘴裏。

      牧羊人把羊群趕到遍布垃圾的草地,等到它們長肥之後,也許碰巧又被端上你的餐桌:



      從環境到居民,這個小鎮上的一切都處在不可挽回的病態之中,越走越深。

      由於水源被汙染,全鎮人在幾年前就隻能買水喝。

      靠垃圾賺錢的人家每月可以花幾十塊錢買水,但缺少收入來源的老太太卻連買水的錢都拿不出——這幾桶救命水的價格,不過4塊錢。

      兩位年輕的打工者麵對鏡頭說:「身體應該是壞了,但不查身體了。死也沒關係,沒錢沒辦法。」

      令人無法想象的是,當整個鎮子都要被垃圾毀掉,村民們卻仍然堅持繼續這份工作。

      毫無疑問,動力隻有一個:利益。

      對這些沿海的小鎮來說,垃圾處理幾乎是唯一的財路。

      原價4000元/噸的塑料垃圾經過加工處理變成塑料顆粒,轉手就能賣出8000元/噸的價格。

      如果種莊稼,年收入就是固定的4000-5000元。但撿垃圾不一樣,做的越多,賺的越多——

      處理1斤垃圾能掙1分錢,小鎮很多居民的月收入至少也有2000元。

      站在垃圾處理鏈條頂端的商人們,更能靠剝削村民年入200萬。

      一位小哥想買車,家裏人卻一句話擊碎他的幻想:「別做夢了,你沒錢!」

      但他心裏有數:隻要再撿10年垃圾,他就能攢夠錢,得到這輛夢寐以求的汽車。

      貧窮,讓這些人無法回頭、也不敢回頭。

      更令人心酸的是,這部片子隻是中國垃圾處理產業的一個縮影。還有無數鄉鎮在上演相同的劇情:

      1995年,廣東汕頭貴嶼鎮開始處理電子垃圾,最繁盛時雇傭十幾萬農民工處理電子垃圾,2010年創行業產值50億元。

      2011年,河北文安成為塑料垃圾北方集散地,後來卻由於「髒、亂、差」被政府取締廢塑料回收產業。這種「一刀切」的方式反而引發垃圾產業四處擴散,保定、邢台等臨近市縣迅速被垃圾處理商攻占,瞬間壯大。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布的報告顯示,2017年全世界電子工業將產生5000萬噸電子垃圾,其中72%進入中國。而且大多數會走進小鄉鎮,成為村民的唯一生活來源。

      窮人需要蜷縮在底層謀生,商人需要高居於頂層撈錢。

      而我們隻能撕開一包薯片的塑料包裝,繼續旁觀。

來源:網易

查看全文→點擊打開鏈接


下一個:重慶垂改:區縣環保局仍為區縣政府工作部門、環執機構入政府行執部門序列!區縣環監站、環察大隊更名,由區縣環保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