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係我們


行業資訊

哪些環保紅線碰不得?懲治環境監管瀆職有何新規?有證危廢企業違規排放危廢應從重處罰

作者: 來源:轉載環保人訂閱號 日期:2016-12-30 13:11:56 人氣:1570

辭舊迎新之際,環境司法領域迎來一件大事:最高司法機關就環境汙染犯罪,第三次出台專門司法解釋。短短不過三年半,環境汙染入罪門檻再次降低,環境司法打擊力度再次加大。《2013年解釋》成效如何?新《解釋》有何新規?看看四部門負責人都怎麼說。

1.大氣汙染犯罪取證困難如何解決?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顏茂昆對此回應,汙染源排放到空氣後很快會被稀釋,的確難以取證。為解決基層大氣執法難,這次《解釋》有針對性地增加了一些規定:

一是針對大氣汙染設置了操作性更強的定罪量刑標準。例如重點排汙單位偽造自動監測數據、違法減少防治汙染設施運行支出一百萬元以上。“這兩條實際上是推定,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實踐當中取證困難的問題。”二是明確將在重汙染天氣預警期間違法排汙規定為從重處罰的情形。


2.懲治環境監管瀆職犯罪有何新規?

《刑法》第四百零八條對環境監管失職罪有專門規定,《2013年解釋》對環境監管失職罪“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造成人身傷亡的嚴重後果”,明確了認定標準,列舉了8種情形作為入罪標準。這次《解釋》又增加“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情形。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線傑表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製度是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重要內容,全國範圍內也將在2018年試行這項製度。因此,為貫徹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製度,將“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情形作為環境監管失職罪的一個新的入罪標準,從而進一步織密刑事法網,加大對環境監管瀆職犯罪的打擊力度。

3.環境行政執法與司法如何銜接?

環境保護部政策法規司司長別濤表示,各級環保部門一直高度重視環保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的銜接,特別是《2013年解釋》發布以來,環保部、公安部、最高檢通過共同掛牌督辦、聯合開展專項執法行動、協同督辦大案要案、構建兩法銜接機製、聯合開展專業培訓等形式,在國家層麵帶動地方層麵加強“兩法”銜接。

《解釋》實施後,環保部門將繼續推進這項工作。一是進一步完善規章製度。將聯合公安、檢察兩部門,重新修訂《關於加強環境保護與公安部門執法銜接配合工作的意見》。

二是進一步加強部門協作。特別是結合中央關於環保監測監察執法機構垂直管理體製改革的意見,加強改革後地方環保部門與司法機關的協同配合。同時,還在研究製定指導環保部門現場調查取證的工作指南。

三是加強業務培訓,提升環境執法能力。將和公安部共同推動兩部門共同學習《解釋》,增強培訓效果。

4.如何打擊篡改偽造監測數據行為?

別濤表示,環保部門一直高度重視監測數據的質量監控和管理,努力采取各種措施確保數據真實、準確。從環境犯罪角度說,司法解釋涉及企業汙染源數據造假問題、麵源環境質量監測問題。

“《解釋》針對篡改、偽造環境監測數據行為,規定、增補了專門的定罪量刑標準,解決了目前困擾環保部門多年的監測數據造假的認定難、處罰軟、製裁不力問題,必將大大提升法律的威懾力,環保部門非常讚賞,並將配合、支持打擊此類犯罪。”別濤表示,我們也將抓住這次司法修改的契機,加強宣傳培訓,對於數據弄虛作假的地方政府、企業、專業化運營機構,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曝光一起,也歡迎媒體舉報監督。

5.公安機關將如何加大打擊力度?

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長楊奇表示,《解釋》頒布後,規製更加嚴格,也更加具體,這會給公安機關執法帶來明顯變化:一是案件會大量增加;二是法律武器用起來更加方便。

接下來,公安部將深入學習貫徹《解釋》。一是加大主動打擊力度。更加發揮主動發現環境汙染犯罪線索的作用,依法嚴厲懲處犯罪分子,鏟除利益鏈、打掉保護傘。也歡迎社會各界舉報犯罪。二是加大協作配合力度。特別是與環保部門加強配合、共同學習、理解《解釋》、形成共識。三是增強基層辦案能力。也希望最高法、最高檢給公安部門培訓,還需要環保部門的技術幫助。

總之,公安機關將在各級黨委、政府領導下,積極會同環保、檢察、法院,著力解決影響群眾健康的突出環境問題,以實實在在成效取信於民。

6.從哪些方麵體現嚴懲汙染犯罪的精神?

“治亂需用重典”。顏茂昆說,當前,汙染環境犯罪猖獗,刑法對汙染環境罪規定了兩個檔次法定刑:嚴重汙染環境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後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社會上可能會有意見認為好像不太重,但我想說的是,遏製汙染環境犯罪猖獗蔓延的勢頭,要靠重刑,更要靠有案必查。

其實這部《解釋》還是充分體現了從嚴懲處的精神,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麵:一是細化了汙染環境罪的定罪量刑標準。二是明確了環境汙染犯罪從重處罰情形。三是突出懲治單位環境汙染犯罪。四是明確環境汙染關聯犯罪的法律適用。

來源:中國環境報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環境汙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6〕29號

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一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汙染環境”:

(一)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

(三)排放、傾倒、處置含鉛、汞、鎘、鉻、砷、鉈、銻的汙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汙染物排放標準三倍以上的;

(四)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汙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汙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

(五)通過暗管、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灌注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六)二年內曾因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受過兩次以上行政處罰,又實施前列行為的;

(七)重點排汙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幹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汙染物的;

(八)違法減少防治汙染設施運行支出一百萬元以上的;

(九)違法所得或者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的;

(十)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

(十一)致使鄉鎮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取水中斷十二小時以上的;

(十二)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十畝以上,其他土地二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十三)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十四)致使疏散、轉移群眾五千人以上的;

(十五)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六)致使三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七)致使一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

(十八)其他嚴重汙染環境的情形。

第二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四百零八條規定的行為,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或者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十項至第十七項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嚴重危害人體健康”或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造成人身傷亡的嚴重後果”。

第三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後果特別嚴重”:

(一)致使縣級以上城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取水中斷十二小時以上的;

(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一百噸以上的;

(三)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十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三十畝以上,其他土地六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四)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一百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七千五百株以上的;

(五)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六)造成生態環境特別嚴重損害的;

(七)致使疏散、轉移群眾一萬五千人以上的;

(八)致使一百人以上中毒的;

(九)致使十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致使三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

(十一)致使一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並致使五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二)致使一人以上死亡或者重度殘疾的;

(十三)其他後果特別嚴重的情形。

第四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犯罪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從重處罰:

(一)阻撓環境監督檢查或者突發環境事件調查,尚不構成妨害公務等犯罪的;

(二)在醫院、學校、居民區等人口集中地區及其附近,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三)在重汙染天氣預警期間、突發環境事件處置期間或者被責令限期整改期間,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四)具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企業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第五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剛達到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標準,但行為人及時采取措施,防止損失擴大、消除汙染,全部賠償損失,積極修複生態環境,且係初犯,確有悔罪表現的,可以認定為情節輕微,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確有必要判處刑罰的,應當從寬處罰。

第六條 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嚴重汙染環境的,按照汙染環境罪定罪處罰;同時構成非法經營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實施前款規定的行為,不具有超標排放汙染物、非法傾倒汙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汙染的情形的,可以認定為非法經營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等其他犯罪的,以其他犯罪論處

第七條 明知他人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汙染環境的,以共同犯罪論處。
第八條
 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的汙染物,同時構成汙染環境罪、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投放危險物質罪等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九條環境影響評價機構或其人員,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情節嚴重的,或者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存在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後果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百三十一條的規定,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定罪處罰。

第十條  違反國家規定,針對環境質量監測係統實施下列行為,或者強令、指使、授意他人實施下列行為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以破壞計算機信息係統罪論處:

(一)修改參數或者監測數據的;

(二)幹擾采樣,致使監測數據嚴重失真的;

(三)其他破壞環境質量監測係統的行為。

重點排汙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幹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汙染物,同時構成汙染環境罪和破壞計算機信息係統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從事環境監測設施維護、運營的人員實施或者參與實施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幹擾自動監測設施、破壞環境質量監測係統等行為的,應當從重處罰。

第十一條 單位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定罪量刑標準,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並對單位判處罰金。

第十二條  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及其所屬監測機構在行政執法過程中收集的監測數據,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公安機關單獨或者會同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提取汙染物樣品進行檢測獲取的數據,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第十三條  對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所列的廢物,可以依據涉案物質的來源、產生過程、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以及經批準或者備案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等證據,結合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公安機關等出具的書麵意見作出認定。

對於危險廢物的數量,可以綜合被告人供述,涉案企業的生產工藝、物耗、能耗情況,以及經批準或者備案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等證據作出認定。

第十四條 對案件所涉的環境汙染專門性問題難以確定的,依據司法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或者國務院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公安部門指定的機構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

第十五條 下列物質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有毒物質”:

(一)危險廢物,是指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者根據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鑒別標準和鑒別方法認定的,具有危險特性的廢物;

(二)《關於持久性有機汙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附件所列物質;

(三)含重金屬的汙染物;

(四)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汙染環境的物質。

第十六條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以營利為目的,從危險廢物中提取物質作為原材料或者燃料,並具有超標排放汙染物、非法傾倒汙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汙染的情形的行為,應當認定為“非法處置危險廢物”。

第十七條  本解釋所稱“二年內”,以第一次違法行為受到行政處罰的生效之日與又實施相應行為之日的時間間隔計算確定。

本解釋所稱“重點排汙單位”,是指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依法確定的應當安裝、使用汙染物排放自動監測設備的重點監控企業及其他單位。

本解釋所稱“違法所得”,是指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所得和可得的全部違法收入。

本解釋所稱“公私財產損失”,包括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直接造成財產損毀、減少的實際價值,為防止汙染擴大、消除汙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產生的費用,以及處置突發環境事件的應急監測費用。

本解釋所稱“生態環境損害”,包括生態環境修複費用,生態環境修複期間服務功能的損失和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以及其他必要合理費用。

本解釋所稱“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是指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或者超出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經營範圍。

第十八條 本解釋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本解釋施行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環境汙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3〕15號)同時廢止;之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查看原文→點擊打開鏈接

上一個:沒有資料
下一個:環保稅2018年1月1日開征 成第18個稅種